幸运飞艇历史开奖记录

华谊兄弟再借款7亿“过年关”
更新时间:2019-01-26

  阿里影业7亿“金手铐”:锁定华谊兄弟多项内容和宣发权利

  东阳美拉70%的股权,是华谊兄弟在2015年11月19日以价值10.5亿元的现金和股权失掉的,目前华谊兄弟持有东阳美拉70%的股权,知名导演冯小刚持有30%的股权。冯小刚是该公司重要的IP,在被收购前冯小刚曾持有高达99%股权,被收购后该公司先后出品《我不是潘金莲》《芳华》《手机2》等影片,均与冯小刚有关。

  由此可见,东阳美拉诚然不大量的固定资产,但从创作才干和创收能力来看,冯小刚的IP价值及东阳美拉都是华谊兄弟的重要资产。值得关注的是,收购时华谊兄弟与冯小刚签订的合约为5部,到期后是否续约,成为影响东阳美拉资产价值的关键。

  去年华谊兄弟曾被股权质押话题困扰,去年年中达到顶峰。当初,其也面临偿债压力。

  华谊兄弟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互动易平台上回应投资者称,本次借款是阿里影业基于双方未来业务战略合作,依据公司实际经营的需要,向华谊兄弟供应的,交易价格公平合理,有利于双方互利。

  华谊借款解事不宜迟?补宣发、院线短板

  华谊兄弟与阿里影业的策略配合,是一场传统电影公司与互联网电影公司的联姻,同时也是电影圈新贵与旧富的结合,这旁边折射了传统电影企业融资难的困境,也反映了新兴片子企业对原创内容的渴望。

  在猫眼电影与微影时代合并后,在线票务市场仅剩猫眼电影、淘票票两强支撑,为了进一步扩大市场占据率,双方需要与上游的电影出品公司进行合作,从而得到更为独特的影片资源,留住用户。除了在线票务业务,猫眼电影跟淘票票的目光进一步转向精准营销、线上宣发,此番淘票票与华谊兄弟配合,相当于淘票票在华谊兄弟主控的影片中获得宣发、传播的主动权。

  华谊兄弟再借款7亿“过年关”
  阿里影业用7亿“金手铐”锁定华谊兄弟10部电影内容和宣发等权益;此前曾向多家银行申请授信23亿

  为了达成此次借款,华谊兄弟以旗下公司股权和高管及配偶进行担保,其中重要的担保标的是以有名导演冯小刚为重要IP的东阳美拉公司。

  此前2018年12月24日,中诚信国际发布《对于将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主体及相关债项信用等级列入观察名单》的公告称,将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AA的主体信用等级、“16华谊兄弟MTN001”AA的债项信用等级及“18华谊兄弟CP001”A-1的债项信誉等级列入观察名单,并将持续关注公司到期债务的偿付资金安排。

  阿里影业之所以投资华谊兄弟,器重的是其IP资源,以及出产原创内容的能力。多位阿里影业的前员工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现,电影圈非常看重人脉关联,须要长时间陷溺其中,才能获得精良影片的加入份额。同时,如果希望主控一部电影,需要从IP源头到编剧策划,再到演职职员,最后到宣发的全面资源,这些都不是短时光内能积累的,因此,阿里影业更多靠跟投部分影片,或者投资影视公司来实现对电影行业的切入。

  易观电影剖析师黄国锋分析称,当初导演、明星被很多影视娱乐公司纳入到自己的战略中,特别是对华谊这种“大制作、大明星、大IP”的模式来说,IP资源显得尤为主要。明星成为股东,或者和公司捆绑在一起的话,他本身的一些资源,也会应用在后期的项目中,这也是阿里影业决定东阳美拉作为担保标的的重要起因。

  新京报记者 白金蕾 林子

  根据华谊兄弟财报,东阳美拉2018年上半年、2017年全年、2016年全年的净利润分别为5139.15万元、1.17亿元和5511.39万元,营收辨别为1.15亿元、2.31亿元和9415.13万元。

  华谊兄弟在2016年1月28日发行的三年期中期票据,在2019年1月29日也将迎来兑付,这也是一大资金缺口。对此,华谊兄弟在互动易平台上回复称:“公司高度重视债项偿付,致力长期平稳发展。公司有信心全力筹措资金进行偿付。”但事实上,1月份以来,华谊兄弟始终在密集地申请银行授信。

  四年前,上海电影节主论坛上,博纳影业董事善于冬对于“电影公司将来都将给BAT打工”的预言,好像正在实现。

  此前的1月8日,华谊兄弟连发多条布告,拟以持有的全资子公司华谊兄弟娱乐、英雄互娱、东阳浩瀚、华谊影城(苏州)股权、海南三套别墅等资产提供质押担保,共向浙商银行、保险银行、中信银行和民生银行4家银行申请23亿元的综合授信,并为2018年10月向招商银行申请的2亿元综合授信提供补充担保,5笔综合授信金额总计约25亿元。

  此外,战略合作条款显示,华谊兄弟允许阿里影业在其主控的影片中失掉优先投资权,优先取得发行、传布、在线票务、衍生品等相干权益。这些权利也均与阿里影业这些年大力发展的淘票票相关。

  这并非阿里影业首次与民营电影公司合作,此前阿里影业在民营电影三强——华谊兄弟、光辉传媒和博纳影业中就已经占有了为数不低的股份。

  另一位资深影视行业投资者则告诉新京报记者,拍摄一个项目,影视制造公司通常需要先垫付演职人员、服装制景、剪辑制作等成本,播出(上映)后很久才华收到购片(票房)的结算。以电视剧款项结算为例,通常电视台购置电视剧会分三次结算:判断购买时、播出前后、播出当年的年底。所以账期较长,也是影视公司取舍股权质押融资的主要起因。

  具体而言,华谊兄弟承诺,在双方战略框架协议生效起5年内,华谊集团应至少实现主控并上映10部院线电影(不包括网络大电影和罗素项目)的产能;在合作期限内,阿里影业对于华谊主控名目享有优先投资权,且阿里影业可自行或通过其关系方行使该等优先投资权;在合作期限内,对阿里影业已经与华谊团体签署了投资协议的华谊主控项目而言,等同核心商业条件下,阿里影业可优先作为联合方与华谊集团合作发行,对信息网络传播享有优先合作权力,对在线票务事宜享有优先合作权利。任何一方违反协议商定条款,则需要按照协议约定承担违约任务。

  对华谊兄弟而言,能够说是解决了资金的当务之急,同时补了宣发和院线的短板。

  以冯小刚IP公司股权提供质押担保

  北京市文明投资发展集团有限义务公司董事长周茂非在此前接收新京报记者采访时称,文化企业多是以IP为基础的,也就是说文化企业轻资产、重创意的形式是比较普遍的,很多文化企业只有团队、创意和电脑,不重资产,这也导致他们在银行贷款时相对较难。贷款难也源于不确定性。“他们获得的关注度高,但整体体量并不大,2018年票房600亿元,2019年增速还会连续放缓,不会再浮现以前的两位数增添,预计整体票房在650亿元至700亿元”,周茂非对新京报记者称。

  公告称,华谊兄弟拟以持有的浙江东阳美拉传媒有限公司(下称:东阳美拉)70%的股权以及全资子公司华谊兄弟互娱(天津)投资有限公司享有的上海云锋新呈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合伙份额收益权提供质押担保;华谊兄弟全资子公司华谊兄弟电影有限公司、关联造作人王忠军、刘晓梅(王忠军配偶)、王忠磊、王晓蓉(王忠磊配偶)拟对上述借款提供连带责任保障,关联自然人提供本次担保不收取担保费用。

  1月24日,华谊兄弟跟阿里影业同日宣布布告称,双方达成策略协定,双方将在华谊兄弟主控影视名目、艺人发展、衍生品开发、营销服务等范围建立全方位友好的业务协作关系。此外,阿里影业拟向华谊兄弟供给7亿元国民币借款,借款期限为五年,借款的年利率为中国公民银行同期五年期贷款基准利率。

  新京报记者就此询问华谊兄弟及阿里影业,双方均表示以公告为准,目前没有更多可能暴露信息。

  除了提供重要资产进行担保外,华谊兄弟和阿里影业的战略合作条款中带有类似对赌协议的内容。重要包含生产10部影片;在同等前提下,允许阿里影业在华谊兄弟主控的影片中领有优先投资权,优先获得发行、流传、在线票务等相关权益,此外双方将在艺人经纪、衍生品开发、渠道上进行相关合作。

  从产业链的角度讲,华谊兄弟以制片、出品、艺人经纪起家,后逐渐涉足投资、宣发和院线。但由于入局较晚、体量较小,华谊兄弟在宣发、院线范畴并不占优势,此前冯小刚也曾就院线排片比例问题,“炮轰”万达院线。此番与淘票票合作,提升了华谊兄弟线上宣发、精准营销的能力,淘票票作为国内两强之一的大型票务平台,也能对院线排片起到平衡和引导作用。